上一則

研究生涯

下一則

 
 
 

(13) 人類生而不平等

 
 
 
 

傳奇的 NBA 高手 Michael Jordan,天生就是打籃球的,他有一陣子跑去打棒球,後來還是有點黯淡地回到籃球。Tiger Woods 從小就對小白球非常有感覺,雙親也一路乘勢培植,因此成就了高爾夫球場上的絕頂記錄。他們的傑出表現,實在不能用一句『吃得苦中苦,方為人上人』輕易帶過。因為 Woods 再怎麼努力,也無法成為 Jordan,反之亦然。他們的特殊才能是與生俱來的,也就是說,早就寫在其 細胞核基因 裡面。人類是生而不平等的

為何人類生而不平等

        即使父母親都是天才,生出來的小孩子當中,也會有平庸之輩。反之亦然。這是因為在精子與卵子 (統稱 配子) 的產生過程,減數分裂 使得每個配子的遺傳資料減半,只得到原來父母親的一半。不但如此,在減數分裂之前,還要先進行基因重組,因此每個精子所分到的一半基因,並不完全一樣,卵子亦是如此。另外,雖然得到了某些基因,但內在或外在因素,仍影響這些基因是否啟動。這也說明為何歷史上沒有一個朝代可以萬萬歲,因為遲早會出現一個 尼祿商紂

        因此,當某一個精子與卵子結合時,只是億萬個可能組合中的一種;而這個組合的成果,孕育一個新生命,攜帶有一組特別選定的基因,這些基因的啟動與相互影響,決定了這個新生命的一切內外在性質。現代分子遺傳學研究顯示,人類所有特質,都決定於其基因。包括了人種、身高、膚色等基本外在表現,乃致聰明、才能、疾病、肥胖、樂觀、憂鬱、性格等,可以說『基因決定了一切』。

        幾年前,我曾經開了一門通識課『細胞與分子』給非主修生命科學的同學們選修,希望他們對『人類也是屬於生物之一』這件事,能夠有所認識與覺悟,以便秉持更正確的人生態度,生活在地球上。當我講到『基因決定一切』時,同學們都不能認同;當我再更明確地說,包括了 智慧、冒險、記憶力、情緒等細微特質,都完全受到基因的控制,全班幾乎抓狂,根本無法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 有同學馬上質問︰『那麼,假如一切都由基因決定,教育何用?』

        我的回答又引起譁然︰『教育的力量的確相當有限,後天的教育是無法改變基因的。例如,再好的大學,都無法讓 Michael Jordan 變成 Tiger Woods。』

        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人類,就好像 元素週期表 上面的種種元素,都是自然界經過前述組合,所產生的多樣性成果。人類之不同資質或才智,有如金屬之有『金銀銅鐵錫』一般,是很正常的現象。 每個人天生所分配得到的基因組合,也有不同,有些人是金、有人是銀,或是銅鐵錫等資質。生物的多樣遺傳特質,像一列演化的火車,以 DNA 的複製與突變為引擎,馳騁在生命的軌道上,成就了地球如此多采多姿的生物圈。

教育要啟發一個人的特質

        顯然,大家都想要成為『金質』的人,天生就分配到一些『好的』基因。能夠上大學、念研究所,甚至得到博士學位,都已經是金質、銀質的人才。然而,很辛苦的,這些金銀人才命中註定要領導人類社會,服務整個人群。因為,只有優質的人才,才能承受這些重任,也必須義無反顧地承受,並且完成任務。另一點不幸,就是金質人才,所受的期望與壓力,絕非平常。以棒球投手為例,無疑王建民 的天生資質非常好,一路從台灣打到美國大聯盟;然而一級級往上爬升時,隨之所來的嚴格要求與挑戰,亦成正比提高。在大聯盟球賽的光鮮與喝采之背後,有很多辛苦與血汗,而其痛苦與快樂的幅度,也遠非一般人所能想像,很多小說或電影有類似的描述。

        教育沒辦法把一個人變成 李遠哲王建民畢卡索,即使把銅質的人才,提升成為銀質,目前都不太可能;像是要把鉛轉換成金,目前化學家還做不到。老實說,我認為也沒有必要。教育最主要的功能是『啟蒙』,充分把一個人的資質開發出來︰金質的人才,培養他金質的任務;鐵質人才,就讓他充分掌握鐵質的工作;金銀銅鐵錫整體配合起來,才能順暢地推動整個社會運行。再以金屬為例子︰金銀作為飾品相當亮麗,但是若用來打鐵釘,則嫌硬度不夠;鋁金屬不夠漂亮,也不夠堅硬,但是比重很輕,作為飛機材料很理想。假如整個地球上只有一種金屬,即便全部是金,你想這種地球可能經營得下去嗎?

        教育就是要提供適當的環境,讓金銀銅鐵錫各式人才,受到相當的培育,充分發揮自身的特性與功能,在其一生當中,適任且愉快地生活,同時努力服務社會。 這也令我們反思,那種把所有學生一視同仁,進行同質化教育失敗的原因。已經有太多例子,以令人震驚的悲劇收場,讓我們目睹老師、教練或父母,一昧鞭策一個銅質的人『奮力向上』以成為金質人才,所付出的空盼與失望。我們也看過一些不適任的人才,因緣際會佔據了重要職位,所造成國家社會的大災難。然而,如何能夠『慧眼識英雄』辨別各種人才,精準定位人才的本質,建議合適的未來,則絕對不簡單;但這就是教育必須做的事,去培育學生的完整人格。可惜目前台灣各級教育,大多無法體認或力行;只有少數幸運者,遇到他生命中的伯樂,挖掘其潛藏資質,給予及時培育,成就所適切的人格。

        要珍視特殊人才,因為他們都像金銀一樣稀少難得。小學生之間,看到別的同學有特殊才能時,大部分反應都是『有什麼了不起,那又怎麼樣!』至少我的記憶當中,自己也曾經如此,這種反應其實可以理解。台灣的教育,基本上是立足於『競爭』,從小就與別人競爭著考中學、大學,乃至研究所。然而,在劇烈的競爭過程中,通常因於自身的利害關係,不但故意忘記了別人的優點,甚至可能出現消滅對方的想法。只有一個成熟而具有強烈自信心的社會,才能包容特殊人才,有些甚至是當時極不可理解的想法或行為。中世紀的歐洲,還沒有成熟到能夠接受『地動說』,因此對 哥白尼 有不少迫害;後來 達爾文 也遲遲不敢提 演化論,害怕教會將有劇烈反應。 我們的社會,應該更加包容新的事物,更加保護特立獨行的人才,生物學教導我們應當如是。

每個人自有一片天地

        在認清自己的資質後,並非從此安住宿命,平平庸庸地過日子。反之,在了然自己的『天命』之後,每一種人才都有其大用,都要在自己的層次上發揮淋漓盡致,努力地創造出自己的一片天地。我喜歡踢足球,你可能愛打棒球;我沒有打過世界杯,你也沒有上大聯盟,但我們並沒有因此而放棄打球,反而每天或週末,時間一到就收拾球具打球去。看到那些世界級的比賽,的確非常精彩,令人熱血沸騰;但你到底不是那些球星,你必須為你自己打球。老實說,當自己與一些普通球友打球,其興奮、感動、成就或失敗,絕對比你看電視上的世界杯轉播還要真切,這才是你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 不必刻意跟他人比較,因為別人可能在很多地方強過你,但也有一些是你的優點,重要的是要開發自己的特點,去體認、運用、成就這個特點。 別人的優點欣賞就好,像是你喜歡的歌手、球星、科學或哲學家,把他們當成效法的典型,淡如水的君子之交。不要忘記,你目前所擁有的身體,是這個宇宙中獨一無二的你,是經過幾億年演化的結果,雖然還不完美,卻是非常難得的機緣與組合。你身上的每一個細胞,都很努力地工作著,無休止地幫你心跳、呼吸、代謝,讓你愉快地生活。但你自己可能從來沒有察覺,也從未感謝過你的細胞們;我常開玩笑說,你的身體細胞有此種『良能』,而你卻未有此『良知』。 因此,糟蹋自己的生命或身體,天天醉生夢死,真的是很不應該,非常對不起你的細胞。

        有人會說︰『我真的沒有任何特色,完全找不出來!』好吧,這也算是你的特點,如此均衡地分配到『普通的』基因。同時也要恭喜,因為你將會有一個平順、安穩的生命,不必被推到浪頭,也不用當墊被,上下都有人頂著、撐著。也更應該感激基因與演化帶給你的福祉,在一生之間,認真去體會生命的現象,把自己屬於『生物』的任務做好。然而,萬一不幸分配到某些『不好的』基因,例如家族遺傳性的躁鬱症、心臟病或糖尿病等,若還沒有辦法以 基因治療 或其他方式導正,就必須勇敢面對,將可能的傷害降至最低。事實上,每個人的生命形式中,多少會有某方面的缺陷,這些缺陷雖導致人生無法十全十美,但絕對能使我們的故事更為曲折,共譜人類多采而豐富的歷史。

        我很喜歡電影,小時候經常偷跑去電影院,只差沒像 新天堂樂園 (Amazon) 裡的小多多變成導演。看過很多電影後,發現電影故事的主人翁,有王公卿相、有走卒飯夫、有俊男美女、也有鐘樓怪人;漸漸浮現一個事實,就是令人深切感動的電影,不見得一定是公主與王子的愛情故事,也不必是可歌可泣的民族英雄,很多小人物或悲劇人物的熱血故事,仍然深深打動人心 (象人 / Amazon)。每個人的一生,也都是一部電影,你可以把這部電影拍得很枯燥,也可以讓它充滿了曲折血淚,引人入勝。不管你是何種角色的人,都有自己的故事,都可編織出豐富的人生,足以拍成一部精彩的電影;而這部電影將貯藏在你的親人、好友、師生的腦細胞中,乃至其他有緣無緣大眾,以及你心愛狗狗的記憶。據說,這部電影在一個人臨終前,會從頭到尾放映一次,對每個人進行『最後的審判』(雖然沒有證據,但根據我對大腦神經網路的理解,我覺得很有可能)。 而人生的過程,就是要實實在在地拍好這一部電影,內容豐富多采,以便最後一刻驗收時,能夠無憾、充滿感激與興奮,好像在領奧斯卡的最佳影片、最佳導演、最佳男女主角等獎項;若有這種臨終方式,還真的是很風光。面臨這個時刻,全世界只有你一個人知道,一切都是要對自己負責。

每個人都有其金銀特質

        由上引出另一個重要概念,就是每個人的金銀銅鐵錫定位,並不是固定的。也就是說,Michael Jordan 在籃球上是金質,但是打棒球就只能是銀或銅;Tiger Woods 雖然很會打高爾夫球,但在其個人性向上卻有令人意外的缺憾;你在運動上可能不靈光,但是寫出來的文章也許令人回味無窮。我想基因的重組或分配,還算相當公平,大家都分到一些好的或不好的基因,因為這是根據『或然率』進行分配的,有點像買樂透彩券一樣,要六個數字全對,那種或然率很低;而染色體上的基因分配,更不只有六個數字,要全部分配到『好籤』的機率幾乎為零。

       因此,每個人的數萬基因當中,有的是金質,有些銅質,所有好好壞壞都會有。不用去羨慕別人記憶力特佳,或者一些過人特質,你自己可能會有別人所沒有的優點;而很多基因優勢, 有時並不容易表現出來,要等到適當時候才會變成優點。一個有趣的例子是『鐮形血球症』,這是非洲一些黑人的遺傳性疾病,病人的紅血球變成鐮刀狀,因為血球內的『血紅素』基因突變,突變之血紅素會互相連結起來,成為巨大的長條分子,把紅血球撐開變成鐮刀形。病人因其血液攜氧能力變差,通常壽命很短。 但這種人在非洲的瘧疾流行地區卻很常見,表示這種基因可能有利存活。的確,因為瘧疾原蟲是寄生在紅血球內,需要大量的氧分子,因此鐮形血球反而可以逃避瘧疾的攻擊。

        天曉得什麼時候原本『不好的』基因,在某些情況下,會變成拯救生命或人類的大英雄。上述的鐮形血球症,本來是嚴重的遺傳缺陷,卻可避開瘧疾攻擊。這個地球上,所有生物的基因,不管是『好的』或『不好的』基因,都是幾億年演化下來的結果,可說是非常寶貴的『生物資訊庫』,他們絕對有資格與權利存在地球上,生物的『多樣性』也因此必須被保持與尊重。同時,社會必須扶助基因缺陷的人,因為他們只是在分配基因時,比較不幸的一群,這種不幸可能發生在任何家族;健康的人應該要非常感謝這些人,因為他們分攤了你罹患該疾病的機率。同樣的,沒有任何民族可自稱是『最優秀的』,然後去併吞或滅絕別的民族,當然更不能因為政治或社會觀點不同而啟動戰爭。 許多狂人想要以人為手段製造『優秀人種』甚至大量滅絕敵對民族,這不但是徒勞的做法,也可能把整體人類引入滅亡。因為這種操作違反自然界的天演,故意以『人擇』培育純系優良品種,人類基因多樣性逐漸喪失,演化失去豐富,人間無有變化,生命也不再令人驚嘆;看似天上人間,實為永恆孤寂。

        的確,人類乃至所有生物,都是生而不平等;然而,他們存活在地球上的權利則是平等。人類必須包容、尊重其他基因,包括不同人種、物種,甚至病毒。當世界各地的天花『據稱』已經完全消滅之後,唯一剩下的只有保留在實驗室裡面的天花樣本,科學家們討論要不要把這株天花病毒也一起消滅掉。病毒學家沙克 (Jonas Salk) 教授出來說話,大概是說『人類想要獨佔這個世界嗎? 假如地球上只有人類,人類還能夠存活下去嗎?』(Discovery Channel: Understanding: Viruses) 沙克也認為,人類與病毒的關係,可能已是『共生』而非敵對關係,若一夜之間把全世界的病毒消滅,人類可能在短期內跟著滅亡。

        我非常相信這個觀點。

 

 

 

 
 
上一則

研究生涯

下一則

TOP

2016/05/03